成都,伴随着歌曲,一夜之间红遍了大江南北

成都,伴随着歌曲,一夜之间红遍了大江南北

时间:2020-02-14 14:4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这造就了一种微妙的情景,那就是无论我去哪座城市,都能在咖啡馆、餐厅里听到一段熟悉的旋律。歌词很容易让我联想到电影里的蒙太奇分镜,无数毫无关联的画面被重新剪辑后拼接到了一起,仿佛无论我身在哪里,最后都能置身于成都。但其实我第一次去成都的时候,还不是去旅游,只是去那里转车。反正行程也不紧凑,我干脆在成都逗留了一天,和当时的男朋友逛了春熙路。

那天恰好是七夕节,街头有人免费派送玫瑰花,我也因此收到一朵。可能是某种奇怪的仪式感作祟,回到酒店后,我把那朵花夹在了随身携带的书里。好多年过去,它现在大概已经变成了标本。之所以说是“大概”,是因为我的确再也没有翻开过那本书,甚至连它的名字都已经不记得了。但我十分确定书没丢,就像我确定关于那段感情的一些细节还潜藏在我的大脑深处一样。

而我只是一不小心暂时将它们忘记了。我后来又去过几次成都。有一次是为了拍照,为了配合摄影师的行程,我坐了两个小时的高铁过去。

拍摄地点选在现在充斥着游客的梧桐街,当然,那时的我也只是个游客。摄影师那天比约定的时间到得晚了一点儿,于是我百无聊赖地坐在幼儿园门外的石凳子上等他们。那天好像是个休息日吧,园内没有小孩喧闹,我望着围栏里那架红色的滑滑梯发呆,有南方冬天特有的寒风不断地扑在我只穿了丝袜的小腿上。猛地一抬头,一片枯黄的梧桐叶打着旋儿,不偏不倚,刚好掉落在了我的脸上。那一瞬间,忽然觉得,我真喜欢成都呀。既温柔又缱绻。我几乎无法再找到这么一个地方,也不会再有一片顽皮的树叶,会恰好掉落在我的脸上。

想必对一座城市情起的理由,每个人都不尽相同吧。对我来说,那个作为触发器的存在,不过只是一片树叶。但事实上,我根本不算是一个合格的成都爱好者。我是说,我完全讲不出成都有什么特色食品极好吃,我不太喜欢吃钵钵鸡,也不太喜欢吃牛肉,倒是美蛙鱼头很合我的胃口,但那似乎不是成都最有名的特色。

因为各种原因,我还必须不断地跟人解释,“小龙坎火锅”重庆是真的没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以重庆地名命名的火锅会在成都变成“网红店”。有很多打卡圣地我都没去过,就连熊猫基地,也是跟在那里工作的朋友约了好几次,才真正去了。但等我赶到的时候,熊猫宝宝们都在睡觉。应该是错过了它们最活泼的时间。

但错过也就错过了吧。反正我是个连小酒馆都没去过的人呀。其实有好几次都要去了,但就是没去。五一前翘课买了机票打算去重庆散心,鬼使神差突然改签去了成都,因为这个任性的过分举动和重庆的小哥哥冷战了一周,住在青羊区,在成都的街头转来转去,最喜欢春熙路那家肉蛋吐司和港式奶茶,蜀大侠的火锅排到凌晨,在成都的三天都是晴天,最后一天早上去了东郊记忆,和朋友告别,坐在机场回单曲循环了克卜勒,然后回到现实。

还有觉得成都的小哥哥帅得走不动道。去了成都,逛了春熙路,走了宽窄巷子,去了熊猫基地,到了小酒馆,很舒服的城市,很舒服的节奏,还有地铁门口会乖乖排队的本地非本地人儿们。成都是个去了就不想离开的地方,但总得去看看那城市的风情,去小酒馆饮一杯小酒。

成都在我心里确实是一个很美的城市,没有很快节奏的生活,反而让你感到生活的惬意。当我第一次听到成都这首歌的时候,我的脑海中只出现了李易峰3个字。走在成都的街头我觉得我已融入成都。可真的到了成都街头,真的快要累死啦。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能包容它的一切的,都是真爱吧。

和大多数旅游城市一样,真实也有,泡沫也有,蒙太奇效应。去过春熙路,去过酒吧街,去过熊猫基地,原来成都很小,路很窄,到处都是喝醉的失态的人,熊猫很多,可是他们早就习惯了人们的观赏,偶尔还会做一些逗人欢笑的动作,跟想象里的成都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