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识教育过时了么?未来大学应该教给学生什么

通识教育过时了么?未来大学应该教给学生什么

时间:2020-03-24 11:2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 摘要 ]大学应该教给学生什么?有些观点认为,传统大学教给学生的知识已经过时,在未来,大学应该根据社会变化,尽量教给学生更前沿的内容,或干脆跳过传统课程进行职业培训。

大学应该教给学生什么?有些观点认为,传统大学教给学生的知识已经过时,在未来,大学应该根据社会变化,尽量教给学生更前沿的内容,或干脆跳过传统课程进行职业培训。但美国顶尖文理学院校长Michael Roth最近却提出不同看法。就业市场上,不断有新行业产生又消逝,通识教育才是美国顶尖大学最吸引人的模式所在。未来大学要教给学生技能,但更重要是拓宽他们的思想。

在一个工作不断改变和消失的市场里,像是“线上大学”(Udacity)这样提供过度专业性的训练的学校并不能走太远。

塞巴斯蒂安 德龙是一名独立特行的企业家,同时也是一名工程师。他认为自己就像是教育事业的破坏者,他介绍自己的公司“线上大学”在6月份与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结为了伙伴关系。他们的计划是教授基本的编程知识,这样年轻人们就不必在刚刚获得初级岗位或者在实习时还要担心学校的课程了。

“这是更加有针对性并且耗时更少的教学”德龙在纽约时报的采访中这么说到,他们能快速获得文凭,“找到一份工作然后或许再来一次”。

德龙曾经是斯坦福大学的教授和谷歌公司的科学家,尽管学校与第一个合作对象的合作结果惨淡,但是她仍然非常乐观。去年一月,他许诺将会通过提供圣何塞州立大学的三门在线数学课程来革新教育事业;6个月过去,在过半的学生在期末考试中失败之后,在线大学暂停了这个项目。

德龙去年年底对《快速公司》杂志的采访中说:“我们没有像其他人希望的那样进行教育,或者像我期望的那样,我们得到了一个极坏的结果”。线上大学决定将原本与大学的合作关系转移到与产业合作。

参加“微文凭”培训,如果你不能通过革新“破坏”教育,那要在这个基础上考虑缩小规模,变为适合某家公司在某个特定时间里培养专项任务人才的需求。

遵循这个道理,树屋(Treehouse)公司背后的驱动力也是如此,树屋公司主要提供商业和网络发展的在线课程。在多样化技术公司的口号下,公司执行总裁瑞安 卡森希望有技术思维的女生们能跳过大学教育,直接学习如何编码。卡森声称目前的商业语言是所有年轻女士想要在科技世界里取得更平等地位所需要学习的。它就像一所大学 但也不完全像。

作为执教30余年的卫斯理大学校长,我对目前在硅谷复杂形势下的职业再教育持有怀疑态度。过去的两年里,我曾经和本校的同事进行线上教育。我们的学生数量曾接近100万,并且我们还继续为共同合作而努力。但是我们的线上教育和课堂教育无异,在拓宽学生思想的同时也要加强他们的技能。

我知道高等教育目前面临很多挑战:上涨的学费和繁重的学生债务;公共体系支持的大幅缩减;贫乏的学习方法;不平等带来的衰弱效果;团体思维;性暴力;薪水低廉的副教授;在新研究的动力和本科生教学任务之间的隔阂等等。但是这些问题都不足以吓退我们放弃务实而自由的学习模式,这种模式才是我们美国顶尖大学令世界所艳羡的原因。

在美国历史上我多次见过这种情况。正如我最近在《除了大学:自由教育为何重要》中指出的,布克 华盛顿想要帮助曾经的奴隶们学习使用技能,这样他们就能在南北战争后自立于世。

并且在一战时,商会和劳工联合会联合起来支持中等教育体系逐渐建立的法律。依据那个计划,一些年轻人将会针对钻专门的工作进行培训,而另一些人将被允许继续他们的大学学习。这一举动促使了1917年的《史密斯-休斯法》资助职业教育。

那些反对职业教育的人自然也意识到了人们需要一技之长以找到工作。但是他们也认为这种分化会加剧社会和经济不平等。就如约翰 杜威所写,我们之中的部分人“是经理而另一些人是下属。但是另一个伟大的事情是每个人都能接受教育,教育促使人们认识到在他们的日常工作里都有或大或对于人类有意义的事情”。

教育应该旨在提高我们的工作能力,杜威认为,所以我们不应沦为他人的工具。我所感兴趣的这种职业教育不是那种把工人‘改造’以适应现有的工业体制;我并不钟情于这种体制”。

这便是线上大学在调整项目,以适应现有工业体制的需要的过程中所遗失的部分。“你将学习到适合工业体制的技能”在公司的网站有这样的文字,“有文凭为证”。菲奥娜 M。哥伦比亚师范大学的表示了谨慎的赞同,他们对时代周刊这么说到:“我们仍然需要全面的人才,这无法从微文凭中找到。但是我们也有一个经济模式来运作这个”。然而,那些能对经济做出持续贡献的人,还是那些“全面性的人才”。

德龙自己并不是没有意识到全面化教育的益处,他自己有一个他认为的人工智能如同“几乎是一个人文科学学科的东西”。但是像卡尔森,他知道在以根本的收入不均为特点的社会里,亟待找到第一份工作的焦虑会促使许多人去立刻满足一家公司的需要来作为开头。可问题是,当行业需求变了,民间的专项培训也就不在走运了。这些在线教育尝试并没有全面教育一个人,他们只想针对特定工作来训练部分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