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浴技师的生活:月薪两千元 一双双脚“洗”出

足浴技师的生活:月薪两千元 一双双脚“洗”出

时间:2020-02-14 14:4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zjol_B2/21.93.1.161

邵尚辉在为客人服务。 本报记者 李震宇 摄

   浙江在线09月13日讯 大部分上班族的一天会在早晨8点准时开始,但他们不。

  而当他们结束工作踏入夜色,整座城市已沉沉入睡。

  每天,都有一些来自不同地方的人,怀着各自的希望和梦想,成为这个行业的新鲜血液。

  他们劳动,用自己的双手创造财富,努力寻找着幸福感和归属感。

  “足部按摩师”、“芳香保健师”、“足浴技师”,是人们对他们的称呼。

  一周来,我们深入杭州足浴行业,亲身体验了足浴技师的喜乐与哀愁。关于他们的故事其实也早有耳闻,但亲眼“摄”到的这一个,有些不同。

   集体宿舍

  上午9:30

  大专生自费进修康复理疗课

  早上9点半,邵尚辉睁开惺忪的双眼。窗外,这座城市的早高峰已逐渐缓和。这是杭州吴山广场附近的一幢老楼。在一间被隔出来的不到10平米的集体宿舍里,邵尚辉的同事们还在蒙头大睡。

  今年春节后,小邵在朋友的推荐下来到杭州,在吴山广场附近的一家足浴店里当了一名技师。

  很快,这个1988年出生的河南小伙子养成了与这个职业相适应的“生物钟”:凌晨2点半前入睡,早上9点半起床,“每天保证7小时睡眠,蛮科学的。”

  但也有人觉得这是个恶性循环:两点连一线的生活、机械化的动作和语言、与正常节奏的“时差”、狭窄的社交圈……他们选择离开。半年下来,这间宿舍几张上下铺的主人,经历了一次彻底的“洗牌”。多数人走得头也不回,甚至觉得是一种解脱,而留下来的小邵,渐渐成了资历最深的“前辈”。

  “干这一行,确实要有点耐力。”小邵说。

  据说,五六年前,杭州的足浴店去河南办过几场浩大的招工大会,吸引来的姑娘小伙坐了满满14辆大巴。但这些人中,99%对足浴行业和相关医学知识没有任何概念。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了今天。

  而邵尚辉是那1%的,金字塔尖上的人。他当足浴工的原因只有一个:对中医的热爱。

  小邵在专科学院读的是工商管理,毕业后,他又在成都中医药大学自费进修了两年康复理疗课程。学了理论,总想在临床实践,于是他去足浴店找工作。

   足浴店

  下午1:00

  回头客多钱不多,难得的是那份信任

  简单洗漱后,小邵步行来到位于清泰街上的足浴店。

  下午1点,店长探进头:“邵尚辉,上钟了。”

  小邵赶紧站起来,一路小跑到操作间,端上洗脚的木盆,进了一间包厢。

  “姜先生,你好。”点他的,原来是一位相熟的老客人。

  “小邵,我最近浑身没力气,肩膀酸痛,你帮我调整一下?”

  “没问题。一会儿洗完脚,我帮你做个穴位推拿和拔罐。”

  扳扳手指,小邵能数出不少像姜先生这样的“回头客”:仅昨天一天,小邵就被点了4次号。

  这不奇怪。刚来店里的时候,老板看这个小伙子肯钻研,又对中医保健感兴趣,就介绍他向胡庆余堂的足道专家陈文庚拜了师,学习反射疗法。

  这一学,让小邵对足浴的认识从“保健放松”上升到了“文化层面”:“这双脚里的奥妙,真是一辈子都学不完。”如今,小邵最让客人津津乐道的地方在于,他用手一按,就能把人身体的大致情况分析个八九不离十,还能“对症下药”,效果很不错。

  送走客人,小邵没有回到休息室,而是径直走进了走廊尽头的一个小房间。

  一张桌子,两把椅子,空的地方堆满了书。“这些书都是我的。”小邵说。

  翻翻最上面的几本:《妇产科学》、《反射疗法》、《社会心理学》,“这些书是最近正在看的。”

  这里是员工的公共办公室,但平时除了小邵,没有人会来这里“办公”。“这里安静,能看得进书,也方便上网查资料。”——小邵的“学习成本”挺高,除了买书,他还给自己配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要五六千元。”

  这笔钱,相当于他两个多月的工资。“干这行,男技师没有保底工资,全靠自己一双双脚按出来,一个80分钟的休闲套餐,店里给我们25块的提成;100分钟的保健足疗,可以拿30块。虽然后来回头客越来越多,但点一个号才加5块钱,钱不多,主要还是体现了客人对我的认可。”说到收入,小邵有些无奈。“满打满算,一个月刚2000出头。”

   足浴店

  晚上9:00

  记者体验:40分钟,从没如此漫长过

  当我们提出亲身体验一下足浴师的工作时,店长和小邵都有些为难。毕竟是服务业,“要是顾客不满意,店里要负责任的。”商量再三,我们决定以“第一天上工的见习足浴技师”的身份出现,由店里的老员工陪同在旁。

  “如果出了差错,道歉态度一定要好。”进包厢前,店长再三叮嘱。

  我们的服务对象是一男一女两位客人,自我介绍后,女客人表示理解,“那试试吧。”男客人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一脸怀疑。

  慌乱中,为客人奉茶、脱鞋、除袜,把双脚泡入盆中。

  “然后……”只能回头求助师傅。“先放松肩部。”

  十分钟后,我自己的手臂已经开始发酸,正有些懈怠,客人已经抗议:“越按越轻了嘛。”赶紧集中精神,认真干活。

  接下来是最让我犯怵的脚部按摩了。为客人擦干双脚,在自己的手上抹上按摩膏,依次在客人的左右脚上搓热按摩,尤其是足底,几十个穴位都必须按到。不一会儿,着力的指尖和指扣已经生疼。

  40分钟,从来没有如此漫长过。

  到了脚底拔罐的环节,由于技术含量太高,我不敢再贸然尝试,而此时,人也已经手酸脑胀,草草鞠了一躬,落荒而逃。小邵却说:“进包厢的时候你忘记关门了;客人叫你时,你不应该说‘什么事’,而应该回答‘请问您还需要些什么’;服务时,不能挡住客人的视线……”

  天哪,原来还有那么多讲究!

  “您好,我是564号足浴技师,很高兴为您服务。”从下午5点半开始,小邵的这句开场白,接连在大厅和包厢中响起。快到晚上11点时,才顺路拐到操作间,扒了几口厨师给他留的一碗炒饭。

  晚上11点半,小邵结束一天的工作。同事们结伴唱歌、宵夜,转身走入夜色中。

  邵尚辉则带我们去了他的“秘密基地”:东河边上的一块空地。“天气好的时候,我每天下班后要来这里锻炼一小时。做俯卧撑——让手指更灵活;打太极——提神静气。”不累吗?“要想获得别人的尊重,得先让自己变强大。”说这句话的时候,小邵收起了笑容,一脸认真。

【专题】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一线见闻

分享到

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微博 来源: 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作者: 吴孟婕 陈文文 编辑: 韩波